薅京东、淘宝羊毛,能月入数千万?这里形成了流量洼地,聚集两千万用户

作者:行业报告研究所  全文3817字 阅读需13分钟

最近两年,薅京东、淘宝羊毛,居然成长为一门好生意。

一群人专门在各个社群和论坛分享电商平台打折商品的信息,并收取高额佣金,“月收入数万元”。

甚至行业还出现了不少APP,专门推荐羊毛产品。“现在做得好的APP玩家,月收入可以达到数千万元。”一位从业者称。

多位从业者透露,这里至少已汇聚了2000万的羊毛用户。

行业爆发的一大原因,是因为大量白领人群沦为羊毛党,“经济下行,他们手头比较紧,但又不想买次品,就开始寻找物美价廉的商品”。

这里正在形成一个新的流量洼地,不少金融玩家也开始打起了这片市场的主意:这些白领,不正是缺钱且有消费需求的金融用户吗?

01

诱人羊毛

在QQ和微信上,越来越多的用户正在涌入大量羊毛群,比如“羊毛公社”“淘宝天猫撸羊毛群”“淘宝赚客薅羊毛”。

在很多2000人的QQ大群,群主每天都在疯狂地刷着各种薅羊毛的链接。

“手慢无,速度!”有的广告极富煽动性。

一个淘客QQ群发的优惠链接

在QQ上,初步统计,有500多个这样的群。

在社群里,羊毛党紧密聚集,他们点击链接,就会进入淘宝、京东页面,然后领取一个页面上的优惠券,再购买商品,此时,优惠券就可以抵扣现金。

这些专门在各个群里撒羊毛广告的人,被称为“推客”。

薅羊毛正在成为一门生意,并形成一个巨大的流量洼地。

除了在群里撒广告的个人“推客”外,近几年,市面上集中出现了很多专门的APP。它们专门汇聚各大电商平台的羊毛,被称为“淘客”。

花生日记、省钱快报、高佣联盟、芝麻鲸选、网购联盟、一淘、好省,都在此列。

在这些淘客APP中,有各种来自天猫、京东、聚划算、拼多多、饿了么的羊毛商品,不少商品的价格比市面上便宜两成多。

这些淘客APP的用户量很惊人。安卓商店显示,花生日记的下载次数是2014万,省钱快报是4370万,返利省钱联盟是2172万,其他多家APP的下载量也在百万量级。

如果是一个新用户,对这类APP非常容易沉迷。

上门看望妈妈的时候,李娟给她推荐了一款薅羊毛的淘客APP。当天晚上,老人家就“买得根本停不下来”。

大闸蟹五折、36包纸巾1.08元、原价100多元的坚果现价40多元……对于节俭成习的中老年人来说,这里就是捡便宜货的天堂。

“我妈买上瘾了,我走的时候,她都没抬头看我。”李娟抱怨。

图说:一款淘客APP的页面

多位行业人士认为,行业至少已有2000多万用户,他们依附在各个流量渠道和APP上,黏性极高。

薅羊毛为何会成为如此火热的一门生意?卖家、淘客和推客,到底谁才是最大的获利方?

02

爆发原因

这种薅电商的羊毛党生意其实并不新鲜,它最早是从“刷单”演变而来的。

一般来说,在淘宝、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,销量和好评数,是用户购物的主要参考。

因此,刷单成为了一条产业链。

在以往,很多店家采取的方式,是请水军帮忙。

“都是虚假用户,买了东西商家不发货,买个快递单号填上,过几天确认收货就好了。”推客小海说。

但电商平台对于刷单的打击越来越严——一旦被发现,店铺和刷单者的号都会被封。

在刷单之外,另一种成本低、起量快且安全的推广方式出现了,那就是淘客。

其核心模式,就是用一款价格优惠的产品,去冲销量和好评。

这个模式的成本,并不会比水军刷单高。

水军一单的成本在几元到十几元之间;用淘客模式刷单,“如果是单发纸巾,一个单的成本也就几元”。

“店家赚的不是薅羊毛这波人的钱,他们甚至愿意赔本赚吆喝。店家的目的,是用薅羊毛这波人把销量带上去之后,再赚下一波人的钱。”思白表示。

“而且通过淘客吸引来的用户,都是真实的。”小海称。

对于店家来说,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用低成本汇聚流量;对于消费者来说,能买到便宜好货。

看起来,这是双赢的生意,但是这背后,还有一个更大的获利方,这就是推广者。

阿里有一个淘宝联盟,专门负责营销推广。

“店家会与淘宝联盟签约,设置好佣金、返还比例,此后就有人帮助推广。”思白说,一般来说,淘宝联盟会对店家收取20%的佣金,剩下的80%由推广者来瓜分。

京东的京挑客,机制与之类似。

也就是说,80%的佣金,都会落到推客和淘客的腰包里。

不过,为了增加用户黏性,它们往往会引导购物用户加入APP,一起薅羊毛。

这些淘客APP能有多赚钱?

“某个APP全年的佣金是20亿,其中光双十一一天,佣金就超过10亿。”思白表示,目前做得好的淘客APP,一个月可以有几千万盈利。

当然,头部的淘客APP才有这样的收入,在安卓商店可以看到,不少淘客APP,下载量也只有几千。

而如果推广踊跃,个体推客的收入也不菲。

淘客APP是与淘宝联盟签约,拿的是最高等级的佣金;个人也可以签约,只是佣金没那么高。

小海表示,因此,他们更愿意在各种淘客APP中,直接拿链接,此后再在各个群和社交平台上撒广告。

“就我所知,确实有推客月入几十万的。”小海说。

“在我们的推客中,每个月赚几万元的,有四五十个。”思白说。

在芝麻鲸选的排行榜上可以看到,收入最高的推客,上月收入是136410元;排行第二和第三的,上月收入分别是70874元和56730元。

在利益的驱动下,淘客APP和推客们,成为了店家最好的推销员。

实际上,这个模式最早是从2013、2014年开始的,但当时对这块了解的消费者不多,市场并没有发展起来。

2016、2017年,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是一个蓝海,一个推客很容易就能月入数万,加入者开始变多。

但是,直到最近两年,这个模式才彻底爆发。

背后的核心原因之一,就是经济下行,很多人手头开始变得拮据。

可是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他们在前几年培养起来的消费习惯,一时很难改变。比如很多京东的用户,仍然不愿意消费降级,去买拼多多的商品。

此时,他们就会主动去网上搜索,希望花更少的钱,买到同样品质的东西。

思白所在平台的用户,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,男女各占一半。

但最近一个月,他观察发现,一线城市的用户数在快速攀升,其增长幅度远超二三线城市的。

“我们平台最近增加了六七万用户,其中大部分都来自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。”这大大出乎思白的意料——一开始推广时,他根本没把北上广深的用户,纳入自己的考虑范围。

“物价高了,大家都缺钱,白领成了新时代的穷人。”他说。

白领们纷纷加入羊毛大军,注入了强大购买力,让这个模式得以爆发。

03

产业链条

为了获取流量,几乎所有淘客APP,都将传销的精髓用到了极致。

花生日记、蓝晶社等APP,会要求新用户必须输入邀请码,才能使用。而推客在发APP下载链接时,也会附上自己的邀请码。

用了这些邀请码,新用户每成交一单,推客都会获得一笔佣金。

如果新用户再发展下线,后者买了东西,推客也可以获得佣金。比如,芝麻鲸选就将下线称为金粉,下线的下线称为银粉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普通用户也很容易转变成推客,形成裂变式传播。

但这种推荐机制并非不存在风险。2019年3月,花生日记因涉嫌传销,被广州市工商局行政处罚,罚款150万元,没收违法所得7306万元。

“现在为了防止被定义为传销,市面上的所有淘客APP,最多都只做到两级。”思白说。

这是因为,监管对于传销的认定标准之一,就是“层级在三级以上(包括三级)”。

监管还指出过另一传销的认定标准:“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。”

“以前有一些淘客APP也收会员费,比如99元一年。现在大家意识到风险,都不再收了。”思白说。

当羊毛党的流量汇聚在一起之后,变现模式可不止“佣金”那么简单。

“蘑菇街和美丽说一开始也是淘客的思路,后来做大了,有了自己的用户,就开始独立卖商品了。”小海表示。

除了自己也成为电商外,金融导流也是它们的重要发力点。

目前,花生日记、芝麻鲸选和蓝晶社都有信用卡导流业务,后两者还有手机充值业务。

而现金贷的玩家显然已经意识到,这是一块流量洼地。

“羊毛党人群中,有很多都是现金贷的用户,特别是现在白领也下沉到这个群体中,他们的现金流需求很大。”一家现金贷产品的负责人姚令言称。

而现在现金贷的流量价格极贵,获客成本已高达数百元。

他们正在设计一款淘客产品,用价格低廉的商品作为入口,沉淀用户,然后从中淘洗金融流量。

“这样算下来,一个羊毛党的获客成本几乎是零,甚至还能赚钱,金融就是纯粹的增量业务。”姚令言称,目前他们正在跑转化,看100个羊毛党用户中,能有多少贷款用户。

有人会说,从羊毛党中去牟利,本身就是伪命题。

比如说,趣头条最早靠看新闻就领金币的方式崛起,但后期发展就很乏力。

这是因为,对于趣头条上的广告,羊毛党的购买意愿和购买能力极低,转化数据不佳。

但姚令言认为,在这个模式中,贷款要远比商品好。

“商品非刚需,而贷款对于这群不愿消费降级的用户,却是刚需。”他指出。

尽管玩家众多,但思白觉得,淘客的空间还很大,远未到红海阶段。

比如中国农村,就是一个有待开垦的市场。

在未来,五环内和五环外的用户,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用户,或许会不约而同地汇聚到淘客里。

尽管流量红利在丧失,但随着时代变化,如果用户出现了新的需求,一个新的流量洼地就会慢慢形成。

这也意味着,机会丛生。

2019-10-09 23:03 阅读37次